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默认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45392
我的王子我的驴 vckppsoe[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4 23: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驰来到郊外的莫名湖畔,但见涟漪之上青荷挑着几枝莲朵,好似蹚入了一幅水墨。   

  突然,贴岸的柳丛中冒出一个姑娘,胸挂一架照相机,身穿白色长裙,扬着走时的针瘦脸,高鼻梁,大眼,小嘴。她瞪着马驰,觉得此人酷得恶劣,还带一点点坏,不禁遍身汗毛龇了起来,不由自主地:你好,我叫白荷!雪白的白,荷花的荷。   

  马驰想这姑娘够二,随声应道:你好,我叫马驰。   

  白荷:是奔马的意思吗?   

  马驰:好像是!   

  白荷:本来想邀请你一起在湖边坐坐,既是奔马可能坐而不宁,我陪你在河边走走好吗?   

  马驰的脊骨猛然抽了一下,心想我是盼望有个漂亮老婆,但也不能贸然与你一起游荡,不要被你拉下水了,就嘿嘿着:不方便吧?   

  白荷:你有女朋友盯梢吗?   

  马驰:我没女朋友,如果有还一个人瞎窜呀!   

  白荷:我也是自由人,我们正好结伴同游,走累了我请你吃饭!   

  马驰恍惚地看着湖中的荷花。   

  白荷迈起方步:我们说走就走!   

  马驰仍站在原地。   

  白荷扭过头:看来我的面子太小了,要不我是一个丑八怪,可能让人惨遭委屈。   

  马驰拖起脚步:不,不,我觉得太突然。   

  白荷:吔,你用不着想得太多,一道闲逛逛,说说话,自然很快就熟悉了。   

  马驰尾随白荷无语地向前晃了五六米,白荷放慢了脚步与他并肩缓行,她边走边叽咕:我们虽初次相见,但我看了你一眼就被撞伤了,你超级风魔。   
什么医院能治疗白癜风呀
  马驰想这姑娘真奇葩,神神叨叨,就嘿嘿着:你很可能是被误撞了。   

  白荷:怎么会呢?我在这湖边看人已看了两三年,神经第一次被你扯直了,应该不会背时吧?   

  马驰觉得太滑稽,就嘿嘿着讪笑起来。   

  说话间二人来到了一个船坞,白荷拉住马驰:我们划船好吗?   

  马驰沉吟着,觉得白荷的情绪是跳跃式的,看来不依着她很可能要被剥皮抽筋,就主动走到售票窗口买了船票,白荷硬要给他钱,他坚决不收。   

  白荷拿过船票瞅了瞅,票价一百元,就迅速塞给马驰五十元钱:给你,AA制,今后都这样!   

  马驰嘿嘿着,把钱收下了。   

  二人上了划船,就胡海口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乱地朝远处划去,白荷显得有些兴奋,一会说水清,一会说风柔。马驰不由得心里乱纷纷,只顾自己埋着头使劲,并未发现白荷不会桨,船被他弄得偏离了方向也不知道调整。划船在湖上打着旋旋,荡入了一处浅滩,在一蓬蒲草旁边停住了,白荷顺手揪着蒲草把划船拽进了草丛中,展开两只胳膊:吔,白水绿荫,我正好划累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整,休整。   

  马驰瞟了白荷一眼,他想别看这人神气活现,刚摆弄了几下船桨就叫苦,真矫情。   

  白荷歪着脑袋怨怪马驰:吔,开放点嘛,我又不是水怪,你为啥装胆小?多说点话,哪能我一个人嚼舌头。   

  马驰低着头:从何说起呀?   

  白荷:先说说你是干什么的。   

  马驰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白荷。   

  白荷定神看着马驰的名片:吔——是网络公司总经理,好时尚,多嗨呀,一定赚了大钱。   

  马驰:赚不到大钱,捞点小钱糊口。   

  白荷:别谦虚,你的网站名气大,用户多,收入肯定不错。我是自由职业者,搞点摄影,拍点广告,旱涝不保,有时半年才能见到一把谷粒。   

  马驰:你很浪漫,有点像神。   

  白荷:我没那么出类拔萃,哪像什么神,是个孤鬼,游荡不定。   

  马驰:你搞哪类摄影?   

  白荷:说不准,特别喜爱侍弄山水花鸟。   

  马驰:我们有个网友叫山水花鸟兮兮,那个人在我们网上发了不少照片,质量特高,也特怪。   

  白荷:你对那样的照片感觉怎么样?   

  马驰:超喜欢,超牛,超洋味,但也超有一种中国文化底蕴。   

  白荷:那无名之辈就是我兮。   

  马驰双目圆睁,嘿嘿着: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我们已神交过,幸亏没有妄言!   

  白荷突然话锋一转,问道:马总是本市人吗?家里人都好吗?   

  马驰:我是个外来户,父母相继在近年去世了,每日独来独往。很遗憾,一粒残存的种子,尚没有播进土地。   

  白荷:我是本市人,在孤儿院里长大,因此性格由小时候的忧郁变成了成年后的散淡。   

  马驰:嗷,果然传奇!   

  白荷:马总如此地……   

  马驰打断白荷的话:别叫我什么马总,直呼马驰。   

  白荷:也好,如此杰出的你怎么至今孤身一人?   

  马驰:本人木讷,不善交际,别人武汉白癜风专科医院给我介绍过女朋友,嘿嘿,凑不到一块。   

  白荷脸上泛起一阵红晕,羞赧暧昧,吞吞吐吐:我们……我们……我们……   

  马驰不知白荷要说什么,又不好追问,就眯起眼傻傻地看着她。   

  白荷越发忐忑,但还在继续治疗白癜风得多少钱:我们……我们……   

  马驰又嘿嘿起来,觉得白荷很搞怪,这个大大咧咧的丫头也爱玩柔术。   

  白荷想这马驰太闷,简直是闷驴,人家有话说不出口他也不接个茬,能搭上半句我的戏文也好往下唱呀,看来只能豁出去了,就问:我们能凑合吗?   

  马驰心中一震,把桨放到了双膝上,心嘣咚一下撞散了双肋,很不自然地嘿嘿着。   

  白荷:我知道了,没戏!   

  马驰:嘿嘿,只要你是发自内心的,可能有戏。   

  白荷:你是发自内心的吗?   

  马驰:是,但很唐突。   

  白荷:很好,从现在起我就把你当做我的小白驴。   

  马驰:这叫寻寻觅觅找不着,遇到了却又难以置信。但……但你为什么说我是小白驴呀?   

  白荷:吔,什么信不信,你孤男,我寡女,一个要补锅,一个锅要补,相互入股。但彼此不要随意玩熊了,我们先处着。至于……为什么叫你小白驴,吔……是这样的,女人不是把自己钟爱的男人叫白马王子吗?你说你木讷,那就不是马,是个闷驴,我只能把你当白驴王子,昵称小白驴。   

  马驰不禁一乐,狠狠扯了下蒲草,划船滑向了水面。二人边划船边继续说话,也不知在湖上飘荡了多少圈,转眼租船的时间到了,他们便上了岸。   

  白荷抬头看看天:时间已不早了,我们到荷花轩去吃午饭好吗?   

  马驰:行。   

  白荷牵起马驰的手,马驰有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科学大讲堂些不习惯,想把手抽回去。白荷莞尔一笑,把他的手攥得更紧:吔,你既是真心,还躲什么呀!   

  马驰嘿嘿着,脸上涨得通红:当然真心,谁躲啦!   

  二人来到了荷花轩相依着落座,点了几个湖菜——红烧鲤编辑评语多元的世界必然有多元的爱情,无论取向如何,殊不知亿万钱财难买一颗芳心。爱情的方式虽各有所别,但两个不尽相同的灵魂最终可以进行一致的选择。(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快活林

GMT+8, 2019-8-22 20:41 , Processed in 1.152315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