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默认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72157
热茶一壶悠悠情_0[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2 13: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热茶一壶悠悠情
      
   
    秦淮河畔的十月,还透着些许夏日的燥热,但那仅仅只是中午的一小会儿而已。
    一对中年男女不象夫妻,也不象很熟很要好的朋友,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显得有些拘谨,还有点羞涩,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语气有些不冷不热,他们一边走一边议论着,好象在寻找什么,又象他们已经寻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他们各自都暗藏着喜悦,那喜悦不是老朋友相见时的喜形于色,也不是老熟人相遇时的肆无忌惮,更不象老夫老妻逛街时的不白癜风协会常务理事温不火。
    这个时候才上午九点种,秦淮河畔的一家茶馆刚刚开门,那对中年男女发现了茶馆,好象突然找到了各自心灵的归宿,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步伐,径直向那茶馆走去。
    也许是这家茶馆昨天夜里收工太晚的缘故吧,茶馆里的工作人员正在打扫卫生,见有客人进来爱理不理的,两个人倒也没有太计较这些,而是我行我素地挨窗找了张茶几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来壶茶!”是那中年男子的声音。
    正在打扫卫生的一位小姐听到有人要茶,慌忙放下了手中的活,跑到服务台上拿了笔、纸、茶单向他俩走去。
    “先生,请!请您看需要什么茶?” 服务小姐柔柔地说过之后,把茶单递了过去,但见那中年男子接过茶单连看也没看一眼,就放在桌面上向那女子面前推了推,偷偷地瞟了一眼那女子说:“清儿,你看,你看喜欢什么茶咱们就来一壶什么茶吧。”
    叫清儿的女子听了那男子的话,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中绯红着面庞回窥了那男子一眼,恰好这时他们四目相遇,清儿的脸马上羞成了一块大红布,佯装要去包中取什么东西的样子低垂下了头,一只手揉着手包,另外一只手又把茶单推向那男子柔声地说:“你看,你看什么茶合适咱们就来一壶什么茶吧,反正我也不懂茶。”
    这个时候,那中年男子也没有再谦让,他看了几眼正在心不在焉地揉搓着自己精致小包的清儿,又瞟了一眼服务小姐,既象是对清儿又象是对服务小姐说:“那就来壶碧螺春吧。”服务小姐听了中年男子的话,随意地用笔在纸上胡乱划了几下,然后,把笔卡在纸和茶单上,窃笑着说了声:二位请稍等,转身去了。
    时间不长,服务小姐端着一壶刚刚泡上的碧螺春和两只杯子走了过来,服务小姐来到他们面前,放下茶壶,又摆好茶杯,说了声:二位请慢用,然后,瞟了一眼那正在发窘的男子,又窥视了一眼面带羞容的清儿,窃笑着转身忙她的事情去了。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谁也不说一句话,但是,他们却又都想从对方的脸上捕捉到些什么,渴望中偷偷摸摸,悸动、窃喜中又竭力掩饰着自己,那是只有恋人之间才会有的一种眼神呀,难怪服务小姐要窃笑。
    他们静静地坐了大约有几分钟的时间吧,那中年男子突然抓住那茶壶的柄,清儿见状,也慌忙站起身来去抓,岂知清儿晚了一步,恰好抓住了那中年男子刚刚握住茶壶柄的手,中年男子慌忙缩回手来,向着清儿不自然地笑了笑,歪头欣赏起清儿倒茶的姿势来。
    清儿倒好了两杯茶,深情地望了一眼那男子,先把一杯捧给他,那男子慌乱地接过清儿送过来的茶,做了个鬼脸,闻了闻碧螺春茶散发的清香,然后,把脸转向茶馆内部。
    清儿自己也留下一杯用双手捧定杯身,才大胆地欣赏起自己面前的这个自己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来,但是,她仍然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面前的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只是神情比先前自然了一些,不再羞涩的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不过,她的脸上仍然布满着红晕。
    但见那男子扫视了一遍茶馆之后,趁着正在打扫卫生的小姐们不经意的时候,他突然放下手中的茶杯,抓住清儿捧着茶杯的手,声音颤抖着说:“来,来坐哥这边好么?”清儿没有表示反对,无声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昂起头坦然地从茶几对面站起身来通过那男子和茶几之间的间隙,挤进里面和那男人并排坐在了同一张沙发上。
    那男子还没有等到清儿放下手中的东西,就急不可耐地抓住了清儿的一只手,清儿盯了那男人一眼,示意窗外有人窥视,那男人惊慌地望了一眼玻璃墙外走动的人们投来的惊疑的目光,才红着脸松了清儿的手,却就势把身体又向清儿身边移动了一些,嘴里自言自语嘟囔道:“他们管的着吗?”
    接着,他们相互对视着对方,端起茶杯象喝酒碰杯时一样相互碰了一下茶杯,竭力掩饰着各自内心的激动微笑着喝了一小口泛着清香的热茶含在嘴里,各自想起自己的心事来。
    那男人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把自己的一支胳膊抬起来,向着清儿笑着说:“来,来,你向前来一下,让我的胳膊放进去,好么?”清儿听了那男子的话,温顺的象只听话的羔羊一般,主动地把靠在沙第一家白癜风医院发上的上身向前移动了一些,让那男子的胳膊放在了她的身后,接下来,他们继续喝茶,说着些谁也听不明白的悄悄话。
    自从那男子的胳膊放进了清儿的身后,那男子就象浑身长满了虱子一般,不停地来回扭动着自己的躯体,而清儿呢,表面对于那男子扭动躯体的举动如同没有察觉一般,继续喝茶,风声笑谈,其实,她娇羞而又掩抑不住内心激动的表情却告诉那男人,她此时的心情何尝不是如此呢。
    那男子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身体,也暗暗用足了自己被压在清儿身后的胳膊的劲,他一边看着清儿的反应,一边把清儿拦向自己,他在用力把清儿拦向自己的同时,见清儿没有表示反对,也就愈加地放心大胆起来。
    而清儿呢,瞟了一眼玻璃墙外,见此时没有行人从此经过,就势把身体倾向那男人,急不可耐地在那男人的脸上狂吻了两口,两张脸立刻重叠在了一起。
    他们就这样拥着,再也不在乎了玻璃墙的人们不时投来的惊异的目光,而对于那些正在打扫卫生的服务小姐们也无需再掩饰什么了。
    茶馆里静极了,一切显的都是那么的平和,自然,尽管茶馆里没有音乐,可恋人深情相对的默默无语却胜似音乐,恋人的两张相互摩挲着的脸庞比音乐更美,更富有诗情画意。
    他们就这样亲昵的相拥着,相互倾听着对方那急促的喘息和嗵嗵的心跳,享受着人间最美妙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他们偶尔端起茶杯抿上一小口茶,偶尔又笑着深情地相互对视对方一眼,但是,两张相互重叠在一起的脸却始终也没有离开过片刻,他们没有多余的语言,也没有猥琐的调笑,他们醉了,他们醉的一塌糊涂一发而不可收。
    但见那中年男人又抿了一小口茶含在嘴里,示意要嘴对嘴喂清儿喝,清儿心领神会,慌忙用嘴接过那中年男人用嘴送过来的茶水北京中医白癜风研究院,男人微笑着悄声问:“好吗?”清儿羞涩地轻轻点头娓娓道:“嗯,好,好香,好甜!”那声音轻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听的到,清儿说罢,窃笑着扭头瞟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佯装嗔怒地轻声骂道:“什么破手机!刚坐下来可都十二点了?”
    那男人听了清儿的话,又慌忙喝了一口茶嘴对嘴地送给清儿,然后,双手紧紧地将清儿抱定,两人相互狂吻着对方的面庞,无奈地站起身来。
    接着,他们买了单,恋恋不舍地走出茶馆,那男人临上出租车前,眼睛潮湿着,久久地握定清儿的手,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那男人走了,清儿一直看着那男人乘坐的出租车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才步履蹒跚地走向自己该去的地方。
    事情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如今,每当我端起茶杯,我就会想起秦淮河畔茶馆里看到的那一幕,它令我想了很多很多……
    我不愿探讨那对中年男女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我怕给那幕美丽蒙上不必要的阴影,不过,不管他们是何种关系,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哪怕只是仅有那么一段真情的表白,足矣,时光虽短,却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快活林

GMT+8, 2019-10-16 04:22 , Processed in 1.189409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