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默认

9501

主题

9501

帖子

2万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28591
青芳谣 ndton4ll[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这双手,即使韶华已逝,也依稀可见昔日风光。   

  现在我用这双手书写别人的倾世风华。   

  十六年前,我十六岁。正是女儿家风华无双艳如朝阳的年纪。这一年,我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他。   

  上苍赋予我上好的皮相,北京中科专家自然不能浪费在山野田陌之间。于是刚刚好的时间,刚刚好的地点,刚刚好的人,我不期然看到他眼里的欣赏。   

  他叫卓玉华,岷翎山庄的子。现今江湖上有两个气势非凡的武林世家,一个是珉翎山庄,另一个是落雪阁。两大世家一南一北,势力范围加起来就是整个江湖。   

  世家公子多情,情到深处,卓玉华墨玉般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痴情眷念。   

  我把头埋进他的胸膛:“公子带我回家可好?”   

  温润的嗓音自头顶传来,带了无限的溺爱:“好。”   

  “我做公子的夫人可好?”   

  “不好。”   

  “侍妾?”   

  “不好。”   

  “贴身婢女?”   

  泪水不可抑制的汹涌而出,花了我的妆容亦湿了他的衣襟,陪了他这么久,我算什么?   

  良久,他低低的叹息一声,拿精致的手帕细细擦我的脸:“小湖你听着,我爱你,不给你任何名分,我也是爱你的。不要委屈自己,这里,你的位置无可替代。”   

  他握着我的手放到他心脏的位置,墨玉般的眸子注视着我的眼睛,眼里的深情如一汪极尽温柔的湖水,我心甘情愿沉溺其中。   

  随着卓玉华回到珉翎山庄,我就知道我的选择对极了。亭台楼阁,廊宇小筑,一砖一瓦都显示出精心雕琢后的恰到好处。   

  卓玉华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我的手在宣纸上写下两个字:“小湖,你看这是你的名字。”   

  良辰,美景,一切都称心如意。华丽的家,爱我的人,如此幸福,不是吗?   

  后来我时时在想如果没有遇北京白癜风的最好医院见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可是有些人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痴缠,逃不开避不了。   

  我终究还是遇到了她,阳光明媚的下午,波光粼粼的明月湖,她就那样随意的半仰着倚靠在湖中的假山江苏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石上。   

  我自以为美艳的容颜在她面前不堪一击,妖艳的眉眼,清淡的眸子,她的美让即使同为女人的我也为之窒息。有她在的地方,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皮相如午夜妖姬般妖艳魅惑,气质却如九天仙女般清华出尘。   

  我深吸一口气,问身边的婢女:“她是谁?”   

  婢女埋下头诚惶诚恐道:“回姑娘,那是岷翎山庄的夫人。”看着婢女战战兢兢的样子,我讶然失笑:什么样的女子,竟让她怕成这样?   

  “哦,是哪位夫人?”   

  婢女头埋得更低了,声如蚊呐:“就是三夫人。”   

  我一阵眩晕,手里本想拿给卓玉华看的宣纸从指尖滑到了水里,上面的字迹很快泅湿成一团: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卓玉北京那治疗白癜风华,你的心真北京治疗白癜风需要多长时间的给了我吗?   

  岷翎山庄是武林世家,卓玉华会在每个午后拿一个时辰来练剑。   

  身若游龙,剑势如虹,漫天樱花里的身影说不尽的潇洒俊逸。平日里卓玉华练剑的时辰我都在午休,可是今日,想到那个在明月湖里见过的身影,手掌缓缓倾斜。   

  “哐当”如意盏掉到地上摔得粉碎。下一刻双手被人小心的执起仔细擦拭:“怎的这般不小心,伤到没有?”   

  他的发丝上沾了点点樱花,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没有等到我的声音,他便抬起头来看我,墨玉般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我。这样的话,他的心里也是有我的吧。   

  “公子”   

  “嗯?”   

  “你和你的夫人——”来的路上想了那么多话,现在却不知要怎么开口,只能以最直接的方式。   

  “好好的提她做什么?”没等我说完,他便开口打断我“你见过她了?”   

  不等我回答,他接着又说道:“忘了吧,别想太多。”说完急急转身离去。   

  认识他这么久,如此失态还是第一次见到,而我紧紧是提了关于那个人的几个字。呵呵,他心里的那个人还能是我么?   

  此后的几天我没有见到卓玉华却见到了另一个人,那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   

  她似乎很懒,又似乎很冷。南方的初春已经转暖,她却拥着狐裘,懒懒的靠在在柳树下的美人榻上。   

  初春的风吹动她的纱裙随风摇摆,她就那么静静靠着,无限美好的样子。   

  好歹也服侍子这么久了,如今见了他的夫人,怎么说也得过去打声招呼。似乎看出我的想法,婢女赶紧抓着我的袖子:“姑娘走吧。”   

  “夫人在这呢,我过去打个招呼也免得失了礼数。”我倒要看看让卓玉华藏在心底的女子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山东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在哪  “姑娘,别去了,子有令,任何人都不得接近夫人。”袖子被婢女死死拽住,我皱着眉头一甩手:“放开!”   

  卧榻上的女子半磕着眸子,一手搭着额头,一手放在腰间,不经意间便已经是魅惑至极。   

  “姐姐。”我屈身行礼,榻上的女子没听到一般看也不看我一眼   

  “姐姐。”提高了声音再次屈身行礼,榻上的女子仍然动也不动。   

  你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夫人,摆什么架子。我虽然无名无分,可是我有卓玉华无限的宠爱。这么想着我便走上前去想要把她从榻上拽起来,我就看不惯她那一副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样子。   

  然而在我的手将要碰到她的时候,榻上的女子却突然睁开了眼。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冰冷的好像千年寒冰,不带一丝感情。   

  一股寒气自脚底直窜头顶,一时间,我竟然没有办法挪开步子。   

  “滚。”浅浅的字眼自她嫣红的唇齿间逸出,清清楚楚传入我耳中。我几乎跳起来,她竟然要我滚,她算什么!   

  “你以为你有多了不起,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子他不爱你——啊!”   

  并没有看清她有什么动作,我便直直的飞出去几丈远,落到地上后喉咙一阵腥甜,吐出一大口血。几个婢女手忙脚乱的奔过来,擦掉嘴角的血迹,我的手指缓缓握紧,涂着鲜艳红蔻丹的指甲深深陷入皮肉里:我不会罢休的!   

  “你说啊!”我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婢女,再一次出口催促。真是的,让她说一说夫人的来历而已,至于吓成这样吗?   

  婢女把头磕在地上,声音带了哭腔:“姑娘,你就不要为难奴婢了,庄里知道夫人来历的都已经没有了,奴婢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挑起她的下巴,直直看着她的眼睛:“什么都不知道?我可是知道你是家里的长女,六岁那年卖身给岷翎山庄,至今少说也有十年了吧。”   

  “姑娘,你放过我吧。”她又在不停的磕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快活林

GMT+8, 2019-9-17 12:06 , Processed in 1.196393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